首條鐵路接軌“世界佤鄉”

?作者:王靈航??時間:2020-08-31?【字體:

大雨初歇,茶花飄香。吉木阿措站在村口,望著綠色映蘊的“人馬驛道”,如今正在變了模樣,自己是繼續守著大山還是參加家鄉的鐵路建設,一時拿不定主意的他又望向了隧道那邊。飄揚的紅旗,幾十輛大型設備陸續開動,運輸車輛往來不斷,給寧靜的佤山增添了勃勃生機,吉木阿措一家熱切期盼首通火車之后更加幸福的生活。

臨滄,位于云南省西南邊陲,瀕臨瀾滄江,與緬甸交界,是一座至今未通火車的地級市,被譽為“世界佤鄉”。大山孕育了它,風景優美、文化獨特、物產富饒,但沒有一條連通外界的鐵路,阻礙了這片土地與外界的溝通。有一條屬于自己的鐵路一直是臨滄各族人民的期盼。隨著大臨鐵路新民隧道的貫通,也意味著“世界佤鄉”與外界的連接又近了一些。

時光回到2000年前,秦始皇在全國修“馳道”時,標準是五十步寬,可到了云南卻變成“五尺道”,原因在于山大澗深、山難挖、路難修。近代,濱緬鐵路的修筑同樣半途而廢,除了各種歷史原因外,工程難,耗資巨,依然是主要原因。

由中國鐵建所屬中鐵二十四局承建的大臨鐵路六標全長33.999公里,其中隧道長28.012公里、橋梁長2.382公里、8.5條隧道,橋隧占比達89.4%,施工便道109公里,全線花崗巖蝕變最大段落新民隧道長度達到了8.287公里;臨滄火車站是祖國最西南的火車站,其中站場路基最大填筑深度達44.6米,最長涵洞500多米,刷新了同類工程深基坑填筑和長大涵洞施工記錄。就連中國勘察設計大師史玉新對該標段的隧道施工難度也表示驚嘆。

消失的馬幫,在建的鐵路

群山幽靜,馬鈴叮當,使云海峰巒間生出些許蒼茫古意。說起馬幫,聯想到的便是山間小道上,一行人牽著負重的馬匹,迤邐而行。如今,這些都隨時代的進步漸行漸遠。馬幫,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已被歲月塵封。取而代之的是奔馳在公路上的貨車,貨車司機成了現代“馬幫人”,可這依舊追不上時代的腳步。

快!還需要更快!這是西南邊陲的呼喊。如果說便利的公路是祖國的毛細血管的話,那一條條飛馳的鐵路就是大動脈,一件件運輸的特色貨物就是血管里奔騰的血液,流向祖國的每一寸肌膚。驛道變成鐵路,百日行程秒變“中國速度”,黝黑的臉頰不在留下艱辛的皺紋,風霜雨雪、危機四伏的道路替代成了康莊的心路,铓鑼已不在山中。

“趕馬大路無盡頭,趕馬調子如水流。那里聽到大鈴響,那里聽見金雞鳴……”一曲趕馬調兒在云南的高山深谷里回蕩著,唱出了一段塵封許久的歷史。铓鑼,作為云南少數民族的特色樂器,也是馬幫傳遞信息的重要器具。因為铓鑼聲傳得很遠,可到700多米,因此在深山密林里,铓鑼既有驚嚇飛禽走獸的作用,又有通知對面和后面馬幫的作用。如今,铓鑼不在山中,而是轟鳴的機車聲,忙碌的腳步聲……

“人都到齊了,開始開會,各部門、工區匯報下工作進度……”這是每天交班會上大家都能聽到的聲音,還有每周升旗時響徹山谷的雄壯國歌聲,便道上忙碌的運輸車,隧道里的掘進機、泥巴汗水粘滿身的工友,豎立的紅旗,整齊的板房,這些都是大山里新的畫面,而建設者們就是畫師,用汗水和勤勞正在把大山里的險峻擦去,把狹窄的小路擴寬,把祖國的鐵路添上,然后再畫上熱鬧的村莊,再點幾把篝火。紅旗在山中飄揚,祖國的建設者們在山中,馬幫已經謝幕,新的方式正在改變大山里的一切,復雜心情的馬幫后裔們也開始戰天斗地、參與家鄉的鐵路建設,像吉木阿措這樣的彝族人很多都在中鐵二十四局的項目上參加工作,有的成為了技術能手,有的成為了現代的馬幫人,開著小賣車行走在寬敞的便道上,給山里的散戶送去溫暖。這樣的歲月已經持續了1700多個日子。

2015年底,昔日安靜的山村變得十分熱鬧,特別是在春節,當地的村民和建設者一起過春節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滄源佤族把春節稱為“臥”節,也稱為“毋”。臨近春節時,婦女割好馬草,舂好糯米粑粑,釀好水酒,準備好了一切,就差尊貴的客人了。除夕之夜,打歌場要栽好一棵青松,晚上要請德高望重的老人來家里酹酒祝辭,表達了辭舊迎新的美好愿望,有時也會請項目部的老職工來祝詞慶賀新的一年。佤族春節分為大節與小節。大節“毋丁”5天,從初一至初五;小節“毋乃”相當于漢族地區的元宵節。5天節慶,人們打陀螺,蕩秋千,拔河比賽,射槍弩,走親串戚,熱熱鬧鬧。項目部參與最多的當屬打陀螺了,佤族打陀螺別有特色,打法分成兩隊,每隊設有首領部將和小勇……將帥相撞,小勇對打。最后以首領(元帥)陀螺的勝負為勝負。五年四次,勝負過半,今年年底前預計將要通車,那么最后的“決勝局”可能要成為“遺憾”了。

跨越2000公里的筑路者

47個小時,2120公里,這是從江西到臨滄的時間和距離。項目建設者大部分都是江西人,“回家”這個詞一年甚至更久才能聽到一次,落后的交通更是增加了回家的路途,路上要耽擱兩天,轉車也要三次,所以探親也就沒有幾天了。另外,云南的干季和春節是碰在一起的,項目部大多數人只能選擇放棄最大的傳統節日,堅守在工地,很多人兩三年都沒有回家過春節了,他們從沒抱怨過,工地已是第二故鄉,跨越2000公里的建設者,他們作為隧道施工的“學徒”,需要更多的時間不斷學習和進步,中鐵二十四局西南公司總經理、大臨鐵路項目經理喻文杰便是其中一員。

“挖洞就是挖金子?!庇魑慕苷f,“我們要深刻領會‘兩山’理念,把鑿的洞碴二次加工利用,變廢為寶,還青山一片綠?!边@是他首次在隧道調研時提出的想法。隨后,便和項目設備物資部一起開展了可行性研究分析。雖然隧道內花崗巖蝕變帶占比高,但仍有很多堅硬的巖塊可以二次利用。于是,項目部便在可利用巖石最多的新民隧道工區增加了臨時加工廠,由設備物資部專人負責把加工后的材料分配至每個工點,這樣既解決了近兩年碎石瘋漲的難題,降低了成本,也保護了環境,防止了廢渣填埋影響植被生長,還減少了上山和下山車輛運輸的成本及沖突,提高了運輸效率。

截至2020年上半年,項目部利用洞渣加工碎石582000方,機制砂180000方,相比市場采購,碎石節約成本約為1746萬元,機制砂節約成本810萬元。同時,他也主張把廢舊的物資設備進行拍賣,在中國鐵建采購平臺上最終成交暫定金額162萬元的廢舊物資,是鐵建商城廢舊物資交易線上交易的第一單,為項目成本管理提供了新思路。

把項目打造成“流動的企業、移動的管理”,是他一直都在探索的方向。大臨項目面臨的情況復雜,以前的老思路是不能適應的,為了總結和改善項目整體管理,喻文杰制定了“五常雁陣梯級平衡管理”。把項目團隊看作是翱翔的雁陣,不斷根據“體力”需求,及時、靈活的變更領頭雁,保證“領頭雁”的“體力”能夠一直充沛,實現項目資源的最優組合;不過單靠“雁陣效應”是遠遠不夠的,他還根據“五常管理”把母雁陣分成了5個子雁陣,即人才培養、技術創新、組織管理、成本趨優、質量安全,正如人體蛋白質由20種氨基酸構成,其中8種氨基酸是必須的,只要有一種含量不足,就無法合成蛋白質;每個子陣里面也有對應的領頭雁,在不同階段和節點上每個要素所處的位置不同,管理側重點也將不同,因此五個子雁陣也要在不同的階段整體遷移到母雁陣前面去成為“領頭團”,取其所長、用其所長,如此完整的五常雁陣管理模式就形成了,為施工大干打下了堅實基礎。

豆腐塊里的“隧道西施”

四時鳥語不斷,常年和風送涼,這是游客眼中的彩云之鄉。在工程人眼里,這里的隧道巖層風化程度高,是全國罕見的花崗巖蝕變帶;巖層含水量高,涌水量遠超設計,突泥涌水現象頻繁;且有地熱高溫、地應力高和有毒有害氣體等不良地質災害相伴,單線洞口偏壓最大變形1.2米;加之長距離陡峭山路段較多,便道長導致設備材料運輸和消耗多,對線路質量和施工標準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霸诘嵛髂贤谒淼谰拖袷窃诙垢瘔K里繡花紋一樣?!表椖坎砍崭苯浝韽埓糊堥_玩笑說,“這巖體一日三變,我都快變成神經病了。”喻文杰更是把滇西南隧道里的筑路者比作了“隧道西施”。

“思考是讀懂項目的密碼,能譯出一部壯麗的史詩。團隊是項目管理的基石,能壘起成功的大廈?!蔽髂瞎军h委書記、執行董事鐘棟材說,“你們是西南公司第一個敢吃螃蟹的團隊,要在隧道施工中碰撞出最值得回味的火花”。

中鐵二十四局西南公司在滇西南復雜地質條件下隧道施工還是頭次。自2016年開工以來,面對諸多困難,28公里長的單線隧道群被限定在56個月內完成。他們沒有退路,在諸多難題的“威逼壓迫”下,項目團隊埋頭苦干,精抓細干,硬是比合同工期約提前了半年完工。

新民隧道作為全線花崗巖蝕變最大段落的關鍵性控制工程,全長8287米,花崗巖蝕變帶占比62.3%,三線大跨斷面954米,V級圍巖居多,為全國所罕見地質,極易發生急劇變形、塌方、突水等諸多的工程地質問題,備受各級關注。為了解決復雜地質帶來的系列問題,項目部經過多次測試和現場勘察,不斷總結經驗,采用鉆進、注漿、錨固一體施工工藝,錨桿間采用工字鋼連接,聯合受力,抑制初支變形侵限,利用R51N自進式螺旋管棚作為超前支護等工藝工法,既解決在破碎巖體中管棚的效率問題實現快速施工,也做到超前預注漿加固松散巖體,封堵地下水的效果,同時,多開了兩個斜井進行作業,從而保證隧道施工安全,加快施工進度。

“沒有絕對困難的項目,只有相對固化的思路?!庇魑慕苷f,“把困難舉在頭上,它就是滅頂石;把困難踩在腳下,它就是墊腳石?!?/p>

新民隧道還坐擁“水簾洞”,新開的掌子面出水量巨大,洞上滲下的水如暴雨猛擊,地下更是水集成河,深的地方已經漫過腰身,工友總結道:“半身黃泥半身土,全身埋在泉水中?!贝罅坑克羌又亓藝鷰r破碎帶的危害,最大涌水量為19580m3/d,可供2萬戶人家一個月的用水量,總的涌水量是西湖的3倍還多,并且單線隧道施工作業條件窄,戰線長導致排水難度大,有的地方單口開挖2公里才能泄水。為了突破難題,項目部采用了瞬變電磁探測技術,不僅對掌子面前方富水區進行預判,還可以根據前方圍巖探測的電阻率值結合TSP資料進行分析蝕變帶發育情況,提前對富水區施作泄水孔,防止蝕變體涌出。

隧道內作業面臨著克服毒氣的難關。有毒有害氣體如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等“困”在巖層里,一旦施工中戳破了這些有毒“氣球”,毒氣就會爆發出來;洞內污濁空氣被困在邊坡點位置,洞內污濁空氣流動性嚴重受阻,機械設備生產的廢氣在深邃的隧道里排不出去;掌子面溫度平均在39℃,二襯臺車位置溫度最高達43℃,這對施工也是個極大的考驗,不懼“烤”驗的建設者依舊堅守。

開工以來由于洞內環境問題項目施工一度陷入停滯。工友們的評價是:“洞里毒氣乾坤,汗如雨下煎熬?!?無法借鑒的隧道模板,無法預料的困難,每一步都是探索。在這樣的情況下,項目部在斜井大里程專門配置了大功率抽風機、接力風機及接力風房、射流風機以及采用風阻率小的螺旋風筒,加快隧道內空氣循環速度,提高空氣質量,降低洞內環境溫度;同時,采用噴霧降塵,把有毒氣體進一步稀釋,待檢測達到標準后,方組織進行施工。破解了諸多難題,最終實現了從“巖變我變”的被動到“我變巖變”的主動。

山中綻放的青春

項目部技術人才65人,青年占了50人,稱得上青年撐起了整個工藝大旗。面對諸多全局首次遇到也是全國罕見的難題,他們的字典無“困難”之字,他們的口頭無“障礙”之語;這些90后來自全國各地,大多數都是第一次來云南,第一次知道臨滄這個地方,在短短幾年時間里,他們已經成長為項目部的“頂梁柱”。

他們有的奔赴在一線,每天穿梭在施工隧道中,哪里有問題,哪里就有他們頂著烈日現場指揮的身影;四年中扛著測量儀器走了1400多萬步的王甫,哪家農戶修房子他最清楚,因為他要去幫忙測量房子或者給出建議。1990年出生的張亞運說:“以前無意間在書中看到過滇緬鐵路的歷史,那時就覺得非常遺憾,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能和這段歷史重新結緣,能為臨滄人民修建第一條鐵路,完成他們的百年夢想,我感到很自豪也很榮幸,所以苦點累點沒什么?!边@樣的青年,和網上所說的90后格格不入,我們看到的是50位青年你追我趕,人人爭當“領頭雁”,個個沖鋒在前面的朝氣。由于一天工作的時間很長,項目書記劉曉東鼓勵道:“你們的工作時間是乘以2的,你們的工齡也是乘以2的,你們獲得的回報也是雙倍的?!?/p>

“老虎路”變成“小康路”

“地險路狹、人馬難行”和“對面聲相聞、見面走半天”的苦澀,是對大臨鐵路施工道路最好的詮釋。其中,便道經過一處地方當地人稱老虎巖,之所以被稱為老虎巖,聽當地人說,因為此處山地地勢險峻,事故多,每次路過,就好像在老虎嘴里求生一般。項目部駕齡20幾年的老司機開了一次車到山里后,都辭職不干了。后來,修了便道才拔掉了“老虎”的牙齒。

佤山雨季長,冬季的半年雖然是干季,但霧多,如果不看山中村民的膚色,你可能會有一種置身印度半島的神秘。嚴重的洪澇和滑坡泥石流災害,對于物料運輸也是一大難題。雨季正是施工的黃金時期,每個月少說也有10次雨,每次下雨就是1-2天,有時一個月里有30天都在下雨,這對施工便道造成了極大的損耗,汽車經常泡在“漿糊”里,施工員王曉彤開玩笑說:“隧洞內是漿糊的花崗巖,隧洞外是漿糊的老虎路”。但諸如此類的山地太多,每條隧道無論大小都要修便道,每組橋梁也是如此,這樣的便道足足有109公里。

眾所周知,汽車運輸的極限坡度是11%,佤山的坡度都是遠遠超過的,無形之中又增加了便道修整和車輛維護的成本。冬季雖然是干季,但霧多、偶爾路上會結冰,運輸更加艱巨。

在了解了當地情況后,發現與施工便道重合較多的狹窄村道是山里多個村莊老百姓致富路上的一大障礙。在無法使用大型機械設備情況下,地形蜿蜒曲折、坡陡道窄,便道最大高差近1000米,最大坡度超過50度,僅能靠人力開挖,機器設備根本無法施展作為?!斑@里山路崎嶇,經常下雨,便道的施工難度是我二十多年來見過最大的,并且每隔大概兩個月便道要修整一次,我們的便道鋪上瀝青就是公路,是中國建設者一步步爬出來的便道?!?span style="font-stretch: normal; line-height: 30px; text-align: left; text-indent: 2em; back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施工員李金武說,當村民看到我們為他們修便道,方便了他們的出行,有時遇到了會很客氣的打招呼,像老盧過路的時候還會從自家帶土特產送給我們的,我們大都委婉拒絕,因為我們都知道這邊村民的經濟條件并不是很好,村民的熱情以及支持,給予了我們很大的動力。

征求各方領導同意后,項目部抽調測量技術人員組成勘察小組,對沿線地形數據進行采集分析,結合村道需求優化施工便道設計,拓寬打通109公里的環山便道,擴建約16公里。并設置了警示標志、路標指示等設施,使沿線幾個村莊和散戶人家實現了“村村通”。

為了防止安全事故,還在多處加固了施工抗滑樁和防撞墻,確保了安全,讓村民出行更安心也更放心。俗話說“道路三分建,七分養”,為了保障這條村民“致富路”能夠長久,項目部還配備了養護工班,每天對全線便道進行清掃,每周安排灑水車清洗一次。通行的貨車司機開玩笑說:“以前我們都不敢來丫口寨,現在你們把小路變成了大道,還養護,我們不用給養路費吧?!焙髞?,當地政府要求把施工便道留作他用,無需復墾復綠,現在有些便道已經直接在上面鋪瀝青了。

以前的“老虎路”變成了“小康路”,螞蟻堆鎮的小貨車也第一次直接開到了村民家門口,村里人也紛紛買起來摩托車?!斑^去村里只有一條盤山小路與最近的城鎮相連,大部分路段寬不足0.5米,根本通不了車,來回運東西只能靠背簍?!闭f起村里的老路,村民們苦不堪言;再加上當地氣候多雨,全年雨季超8個月,每逢下雨,大伙兒只能望“路”興嘆,泥路坍塌是常有的事情。

工程人走到哪里,坦途就修到哪里,方便就提供到哪里。

除了修路,項目部還做了很多“多余”的事情,聘用當地的工人、廚師,每年提供約3000人的就業崗位和超1800萬元的就業扶貧,為當地提供約1億元的材料訂單扶貧;山里取水要步行數千米,項目部給山民免費打水井;忙畔街道丙簡村突發洪水,200多戶村民受困,泥沙掩埋房屋近兩米,根本無法出門和自救,有些房屋已被沖垮,項目部得知情況后,連夜投入1臺運載機、2臺挖機、8臺運輸機,清理泥沙幾千方,順利趕在天亮前完成救援,雞鳴那刻,忙了一宿的施工員躺在車上睡著了,連上學的小孩送來的愛心早餐也渾然不覺;進城采購路過山民家都會問上一嘴,要不要運點茶葉下山趕集去賣,漫長的進城路上,還能聽到“外來戶變成了主心骨,茶花香里說著豐年”的山歌。

就是這樣的小事匯聚成了除單線鐵路外另一條“交通線”,每年的殺豬飯到處都能看到印有中鐵二十四局施工服的職工在山中農家做客的畫面。

2020年是大臨鐵路建設收官之年,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鐵二十四局大臨項目全面決勝雙戰場,精準施策完工期,依托五常強管控,集中優勢保節點,服務“疫”線“開良方”,培養雛雁人才庫,多項舉措助脫貧。

大理至臨滄鐵路全長約202公里,為國鐵Ⅰ級單線電氣化鐵路,是云南省“八出省五出境”鐵路網的重要通道。鐵路建成后,昆明至臨滄3小時左右到達,“世界佤鄉”臨滄也將結束不通鐵路的歷史,對改善滇中、滇西區域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助推我國與周邊國家互聯互通起到積極作用。此外,鐵路的建設還將為臨滄提供一萬多個就業崗位,讓沿線人民通過穩定的工作獲得經濟收入。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贵州遵义麻将下载 黑马股票推荐 重庆农场幸运开奖结果 排列三试机号十期 体彩任三玩法 浙江11选5什么时候开始 600057股票行情 福耀玻璃股票最新消息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分布 快赢481出号计算公式 11138排列3预测